家族寿宴,北境战神前来送礼怒喊:“请狼王出山”赘婿默默站起身

第一章

“陈天龙,爸妈以死相逼,让我改嫁!”

“咱们的孩子被人骂没爹的种!”

“五年了,你再不回来……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一条充斥绝望情绪的短信,传送到了尸骨成山的华国西南边境。

这一天,无敌于天下的龙魂军团首领陈天龙,退役。

数十万将士,肃立行礼长达三分钟。

同一天,数小时后,一架国内最顶尖的直升飞机,在三架白色直升机的伴飞下,迎着无数路人震惊的目光,缓缓降落在江南市隆安大酒店外的巨型广场上。

街道两侧,数百名统一着装,步伐整齐的黑衣人如天降神兵般,迅速封锁现场,两侧戒严。

酒店门口拉着一张条幅:恭贺纪秋水小姐与李文浩先生订婚快乐!

陈天龙眯起眼睛,杀气瞬间盎然。

五年前,他来江南市执行任务,虽然手刃了逃亡至此的西南第一毒王,自己却也落得重伤,流落街头。

是纪家小姐纪秋水救了他。

养伤期间,二人生出情愫,虽然没有夫妻之名,但却有了夫妻之实。

西南边境告急,陈天龙养好伤便匆匆离开了。

纪秋水说过会等他回来。

如今,他终于回来了。

陈天龙走进酒店后,前来道贺的客人们,正嗑着瓜子唏嘘闲聊着。

“纪秋水真是个可怜人。”

“五年前被一个受伤的流浪汉玷污,从此沦为纪家的耻辱!”

“她爸实在受不了那些流言蜚语,逼着她嫁给李文浩这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

“为了不嫁人,纪小姐已经绝食两天了……”

嘈杂的议论声,令陈天龙的眼睛缓缓眯起。

五年了。

那个身形单薄的善良女人,背负了太多委屈,也承受了太多羞辱!

这一切,该结束了。

他忽然大踏步走上高台,一把将司仪手中的话筒夺了过来。

“喂,你干嘛!”

司仪勃然大怒。

陈天龙只是轻轻地瞥了他一眼,司仪顿时咽了口唾沫,闭上了嘴巴。

仅仅一个眼神,便让他脚底板冒出一股凉气,头皮发麻。

“诸位。”

陈天龙拿过话筒后,环顾四下,冷冷地道:

“今天这场订婚宴,不过是小丑的闹剧!”

“纪秋水是我的女人,都散了吧!”

哗!

此言一出,好似一枚重磅炸弹,装修奢华的酒店内一片哗然!

“纪秋水是他的女人?!”

“这家伙是谁啊?!”

“他……该不会就是五年前那个玷污了纪小姐的流浪汉吧?”

随着陈天龙的声音充斥整个酒店一楼,很快,一个满脸泪痕的精致女人,便从后台化妆间里冲了出来。

看到她,陈天龙心头一颤。

时尚白色女士小西装,长腿纤细,身材曼妙。

肌肤胜雪的她俏脸苍白,五官精致得挑不出半点儿瑕疵。

她还是和五年前一样漂亮明艳,就像忽然闯入他生命里的天女。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眼眶哭红了,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

“对不起,我来晚了。”

战场上面对万千虎狼之师都丝毫不惧的陈天龙,声音有了一丝颤抖。

“啪!”

纪秋水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陈天龙没动,他也不会动,因为这是自己欠她的。

“呼。”

纪秋水再次抬起手臂,但这一次,她犹豫了很久,巴掌都没有落下来。

“你这五年去哪了!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吗?!”

她忽然捂起小脸儿,哭得像个泪人儿。

陈天龙的心揪了起来。

他上前一步,将纪秋水搂在怀里,轻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

纪秋水,我发誓,这一次,谁都不能再欺负你!

“纪秋水,给我滚过来!”

这时,纪秋水的父母也从后台冲了出来,眼中写满了怨毒。

“五年前就是你,让我们一家成了全市的笑话!”

纪秋水的父亲纪峰,满面怒容,森冷地道:“你这个该千刀万剐的流浪汉,还有脸回来找我女儿?”

陈天龙认真道:“我会给秋水幸福。”

“就你那废物模样,拿什么给我女儿幸福?”

旁边的妇人厉斥一声:“就算你回来了又怎样!李文浩是李氏集团的公子爷,而你是个什么东西,配得上我女儿?”

这妇人,正是纪秋水的母亲,刘桂兰。

“区区一个蝼蚁,也敢抢我李文浩的女人?”

纪氏夫妇话音刚落,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后台冲了出来!

此人满脸横肉,眼中散着凶光,正是对纪秋水觊觎许久的李文浩。

李文浩快步走向陈天龙,厉声道:“我只说一遍,给我放开纪秋水!”

陈天龙冷冷地道:“我要是不放呢?”

“不放?”

李文浩面露狞笑,右拳忽然挥了出来。

小心!

纪秋水心头一跳!

李文浩虽然是李氏集团少东家,但却经常和道上的人聚在一起,还学过几年综合格斗。

他这一拳,陈天龙可扛不住啊!

“砰!”

只是还不等纪秋水出声提醒,令人震惊的一幕便出现了!

格斗经验丰富的李文浩,竟在先出拳的情况下,被陈天龙一脚踹飞!

“小子!你找死!”

李文浩跌倒在地后,顿时怒火填胸!

他嘶吼道:“都给我上!打死打残算我的!”

几十号混混见状,瞬时拍桌而起,气势汹汹冲向了陈天龙!

眼看女儿执迷不悟,纪峰又忧又怒,一把将女儿抓到了身边。

至于陈天龙?

他可懒得管!

这个废物被打死了才好,一了百了!

“砰!”

就在这时,伴随一声巨响,酒店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上百号黑衣人,忽然潮水般涌了进来!

他们训练有素,整齐划一,瞬间便将整个酒店大厅,团团地围了起来!

第二章

忽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屋内所有人。

作为东道主,李文浩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虚地迎了上去。

领头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端正国字脸的寸头壮汉,脸上有一道狰狞刀疤。

“各位朋友……是来喝喜酒的?!”

李文浩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咽了咽唾沫,试探性地问道。

“砰!”

壮汉没有回答,直接抬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场间众人顿时哗然。

“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大人物,我是来教训你的!”

壮汉冷哼一声,接着便抬起右手。

潮水般的黑衣人顿时动了!

其中一部分人将屋内所有关于订婚仪式的摆设都给砸得稀巴烂!

另一部分人,则围向了傻眼儿的混混们。

眨眼间,酒店大厅一片狼藉,哪里还有半点订婚的样子?

刚才还嚣张无比的混混们,更是死狗般瘫在了地上,痛苦呻吟。

陈天龙的危机,瞬间化解得无影无踪。

这忽如其来的一幕,也令纪秋水一家瞪起了眼睛。

这李文浩……到底得罪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咱们走吧。”

直到陈天龙拉起纪秋水的小手,纪秋水才回过神来,怔怔地点了点头,下意识地跟着陈天龙一起离开了酒店。

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场景,纪秋水的脸色尽是错愕和茫然。

虽然她对陈天龙还抱有怨气,但她更想快点离开这里。

而随着陈天龙二人离开,纪峰和刘桂兰也皱了皱眉,一脸晦气。

“李文浩什么情况?他到底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纪峰皱眉道:“这订婚宴看样子是办不下去了,唉,咱们先回去吧!”

“哼!”

望着陈天龙背影,刘桂兰怨毒地道:“就算我女儿嫁不了李文浩,我也绝不允许她嫁给这个废物!”

虽然黑衣人们出现得很及时,但纪峰和刘桂兰,绝不可能将他们和陈天龙这个流浪汉联想到一起。

……

当陈天龙离开酒店的时候,酒店外面的大阵仗已经散去了。

陈天龙坐着纪秋水的宝马X1,回到了她暂时的住所。

自从纪秋水未婚先孕,成了纪家的耻辱,纪家老太君就将她一家赶出了纪家。

现在纪秋水和父母住在比较偏僻的铭城小区。

“秋水!你怎么将这个废物也带回来了?”

纪秋水前脚刚开门,刘桂兰和纪峰没一会儿就跟了回来。

刘桂兰坐到沙发上,斜了陈天龙一眼,冷笑起来。

“怎么,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想回来吃软饭?门都没有!”

“妈!”

纪秋水愁容更甚,满是哀怨的语气叹道:“他毕竟是妞妞的父亲,您难道希望妞妞在单亲家庭长大?”

“哼!他养得起妞妞吗?”

刘桂兰冷笑一声,冲着陈天龙问道:“你有车吗?有房产吗?”

陈天龙顿了顿,道:“没有。”

他的确没有车,但却能将价值上亿的战机开出花儿来。

他的确没有房产,但他这几年积累的赫赫战功,足以让他实现财务自由……

闻言,纪峰和刘桂兰均冷笑出声。

“什么都没有!穷光蛋一个,还说你不是来吃软饭的?!”

刘桂兰呵斥道:“别以为李文浩得罪了大人物,订婚宴办不成,你就能当我女婿!追我女儿的人,海了去了!”

“妈!”

这时,纪秋水从里屋走出来,焦急地道:“妞妞怎么没在家啊?”

刘桂兰哼道:“我把她送纪家去了,今天是你和李文浩订婚的日子,总不能带着你和其他男人的孩子去参加吧?”

“妈!”

纪秋水登时皱眉道:“家里人一直不喜欢妞妞,您将她送去纪家,就不怕妞妞受欺负吗?”

说着,纪秋水急忙拿起车钥匙,快速冲出门去。

陈天龙也拧起眉头,快步跟了上去。

这次回来,除了要弥补纪秋水,陈天龙还想看看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女儿。

保家卫国是男人的天职。

他已经做到了卫国,也是时候保家了。

出门之后,陈天龙从纪秋水手中拿过车钥匙,眼中仿佛有星辰在爆炸。

女儿,老婆,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们!

我保证!

……

纪家别墅。

大厅。

“你别揪了,好痛呀!”

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眼泪汪汪地捂着脑袋。

一个年龄相仿的背带裤男孩,正顽劣地揪着她的两条小辫子,还冲着她做鬼脸儿,吐舌头。

“就是要揪,就是要揪,死妞妞,臭妞妞!”

“啊!”

女娃娃吃痛,下意识推了男孩一下。

“哎呦!”

男孩站立不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然后便嚎啕大哭起来!

“死妞妞!臭妞妞!你大坏蛋!”

听到男孩的哭声,沙发上一个正在敷面膜的漂亮女人皱了皱眉,赶紧起身将男孩扶了起来,然后恶狠狠地瞪了妞妞一眼。

“真不愧是个小混蛋,小小年龄就学会打人了!”

“我不是小混蛋!”

小妞妞委屈而又生气地道:“我有爸爸!妈妈说,爸爸会来找我的!”

“你爸?一个臭流浪汉,加上你妈妈,才生下你这个废物!”

女人恶毒地骂了一声,然后揪住妞妞的耳朵,呵斥道:“快给我儿子道歉!”

“我不……呜呜呜……”

妞妞毕竟是个孩子,被女人这么一恐吓,再加上耳朵实在很痛,本来还能忍住的泪水,立马夺眶而出,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不准哭!你这个没爹的小混蛋!”

女人喝道:“现在跪下给仔仔道歉!你要是敢不道歉,我就……”

“你就怎样?”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森冷得如从九幽传出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天龙站在门口,死死地盯着女人,眼中杀意盎然!

“你是什么人?谁允许你进来的?!”

女人皱着眉头,娇斥道:“我教训小孩子,关你什么事儿?”

陈天龙森冷道:“既然你要教训我女儿,那我也帮你爸妈教训教训你。”

“你女儿?”

听到这话,女人先是一怔,接着便眯起眼睛,冷笑出声。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个让纪家蒙羞的流浪汉!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女人讥讽道:“教训我?也不看自己算个什么东西!”

“呵。”

陈天龙冷笑着走上前来,然后冲着妞妞柔声道:“妞妞,先将头扭过去好吗?”

妞妞虽然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但不知怎地,总有种很亲切的感觉,下意识便听他的话,乖巧地把头扭到了一旁。

然后,陈天龙将目光投向女人,扭了扭脖子,眼中凶芒乍现。

女人心头有些慌,怪叫道:“你这个废物,你难道还敢对我动手?我弟是纪家继承人,我老公是胜海商贸的创始人!你要是敢碰我,我保证你……”

“砰!”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陈天龙便一脚踹了上去!

伴随着一声惨叫,女人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到了沙发上,面膜都脱落了下来。

紧跟上来的纪秋水刚好看到这一幕,眼中立马涌出浓浓的惊色!

陈天龙,还真是谁都敢打!

可一个能够为她们娘俩遮风挡雨的男人,不正是她所期待的吗?

“妞妞。”

陈天龙温柔地看向面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

“爸爸带你回家好不好?”

“爸爸?”

听到这两个字,妞妞水汪汪的大眼睛立马一亮。

她看向纪秋水,小脸尽是迷茫之色,怯怯的表情问道:“妈妈,他真的是爸爸嘛?”

纪秋水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见状,妞妞立马雀跃起来。

她只是一个孩子,并不会记恨失踪了好几年的父亲。

她只知道,自己有爸爸了,就不会再被别的孩子嘲笑了。

而这时,楼下的动静,也惊动了纪家的其他人。

“妹妹!”

和女人一母同胞的纪海洋,忽然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

作为纪家最受宠的嫡长孙,纪海洋冲了出来,其他几个想要巴结他的纪家后人也跟着一起下了楼,将陈天龙一家围了起来!

纪海洋森冷地看向陈天龙,面目狰狞。

“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在纪家撒野!”

看到纪海洋等人围上来,纪秋水立马蹙紧眉头。

纪海洋是什么人,她比谁都清楚。

甚至奶奶将她一家赶出去,也是纪海洋一家在背后撺掇生事。

所有有资格争夺财产的人,都是这位纪家嫡长孙的眼中钉。

“跟着我。”

这时,陈天龙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纪秋水抬起头,只见陈天龙抱着妞妞,昂首挺胸向外走去。

纪秋水的眉头顿时一皱。

陈天龙哪来的自信,竟然不把纪海洋放在眼里?

“想走?”

纪海洋突然冷笑一声,接着便拎起桌上花瓶,狠狠地砸向了陈天龙的脑袋。

“小心!”

纪秋水瞳孔一缩,可接着……

“砰!”

一声巨响!

她甚至没看清陈天龙做了什么,纪海洋便如同失了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

第三章

其他几个纪家后人吓了一大跳,纷纷咽了口唾沫,向后缩了缩。

都是温室里的花朵,让他们仗势欺人没问题,可真遇到硬茬,一个比一个怂。

眼看陈天龙抱着妞妞,傲然离开,纪秋水愣了愣,也快步跟了上去。

等到陈天龙三人开车离去,纪海洋这才被搀扶起来,脸上堆满了怨毒和愤怒!

“该死的贱人!”

纪海洋怒喝道:“我要让你们一家都万劫不复!”

……

当陈天龙一家三口回到家的时候,刘桂兰已经做好了午饭。

订婚宴没吃成,午饭只能自己解决了。

“妞妞过来吃饭了。”

刘桂兰一把将妞妞从陈天龙怀中夺了过来,抱到餐桌旁坐下,然后不屑地瞥了陈天龙一眼。

“我家可没准备外人的饭菜碗筷。”

妞妞水汪汪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然后拿起自己的筷子,无比认真地道:

“爸爸吃饭,爸爸用妞妞的筷子。”

见状,陈天龙只觉心都化了,愧疚与怜爱之情油然而生。

纪秋水更是叹了口气,道:“妈,我也很生他的气……但,妞妞不能没有爸爸啊。这几年来,我倒是无所谓,可妞妞受了多少委屈?学校里的同学们都骂她是没爹的野孩子!”

刘桂兰冷笑道:“那你就再给她找一个爸爸!总之我绝不承认这废物是我女婿!”

“妈!”

“叮叮叮……”

纪秋水还要再说些什么,忽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路。

纪秋水只能暂时将话咽下去,接通电话道:“王秘书,怎么了?”

“什么!”

忽然,纪秋水浑身一震,面色剧变!

纪峰皱了皱眉,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纪秋水怔怔地道:“纪海洋和纪海柔,带着银行经理来咱们公司门前催债,还带来了南阳广告的负责人,要和咱们公司解约!”

“什么!”

听到这话,纪峰和刘桂兰的身子一下弹了起来!

自从被赶出纪家之后,他们一家都靠纪秋水经营的广告公司过活。

而这广告公司将近一半的利润,都是从南阳广告赚的。

如果南阳广告和李氏集团解约,纪秋水的公司将受到重创!

而且纪秋水的创业贷款还没有到期,银行经理这么一闹,所有人都知道纪秋水的公司缺流动资金,谁还敢再和她公司合作?

“纪海洋真是太过分了!”

刘桂兰有些愤怒地道:“他们已经挑拨老太太将咱们赶出了纪家,还要再对咱们赶尽杀绝吗!”

“妈!”

纪秋水心烦意乱地道:“我先去公司看看。”

纪峰站起身子,沉声道:“我和你一起去,我毕竟是海洋的二叔,他应该不会那么绝情。”

“我也去!”

刘桂兰站起身子,然后恶狠狠地瞪了陈天龙一眼,道:“你这个废物,好好在家带好孩子,就别去添乱了!”

说完,刘桂兰和纪峰,快步追了出去,跟着纪秋水一起去了公司。

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陈天龙的眼睛微微眯起,眼中掠过一抹寒芒。

有人欺负他老婆,陈天龙怎么可能不去?

他抱起小妞妞,也跟着离开了家。

只是在出门的那一刻,他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狼牙,秋水公司的事儿,你来解决。”

这次退役,威震天下的龙魂军团十三太保,除了必须戍守边疆的八个人,另外五个都跟着陈天龙回来了。

狼牙便是其中之一。

这五人在边境立下了赫赫战功,每一位回到都市,上头都允给了他们一个举足轻重的身份。

狼牙的身份,便是新任江南市商人协会会长,也就是江南市商人们的头儿。

他来解决,再合适不过。

至于陈天龙那更为恐怖的身份……

杀鸡焉用宰牛刀?

……

富阳路。

秋水广告有限公司。

大厅。

纪秋水三人前脚刚到,陈天龙带着小妞妞后脚就赶来了。

看到陈天龙,刘桂兰顿时怒火中烧,但眼下公司的生死存亡更为重要,所以她冷哼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海洋啊,咱们毕竟都是一家人,事儿没必要做太绝吧?!”

来到公司后,纪峰立马向纪海洋迎了过去,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

“谁跟你一家人,你们已经被奶奶赶出了纪家!”

纪海洋冷笑道:“给你面子叫你一声二叔,不给你面子,你什么都不算!”

纪峰面色立马一沉,没想到纪海洋如此无礼,连他这个当叔叔的都不放在眼里。

“胡总……”

此刻刘桂兰也走了上来。

纪海洋连纪峰的面子都不给,更不可能给她面子。

所以刘桂兰直接迎向南阳广告的负责人胡南阳,脸上堆出笑容道:“你看,咱们两家广告公司已经合作那么久了,怎么忽然间说解约就解约啊?”

“不好意思,刘女士。”

胡南阳冷冰冰地道:“相较于秋水广告,纪氏集团能给我带来的利益更大!”

刘桂兰面色一垮。

纪峰只能咬着牙再看向纪海洋,道:“海洋,我不知道秋水怎么得罪你了,你能不能告诉我,怎样你才肯放过秋水广告。”

“放过?可以啊!”

纪海洋轻蔑阴冷地看向陈天龙和纪秋水,冷声道:“让他们给我跪下磕头道歉就行!”

“不仅如此!”

一旁的纪海柔牵着仔仔,目光怨毒地道:“我还要让妞妞给我儿子下跪磕头!”

此言一出,几人面色骤变!

让陈天龙下跪道歉,刘桂兰不在乎,可让她女儿也磕头道歉,那不是打她的脸吗?

妞妞还是个孩子,让妞妞给仔仔磕头,更是荒谬至极!

纪峰面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被两个晚辈当众羞辱,这让他这个当叔叔的,心头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

但……

如果这家公司倒闭,那他们一家将彻底失去经济来源啊……

“怎么样纪秋水?”

纪海洋脸上堆积着冷笑:“敢跑到我家里去闹事,这就是下场!你是给我下跪磕头,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公司倒闭?”

纪秋水粉拳攥紧,气得浑身发抖。

她想要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又该怎么做。

她不可能给纪海洋磕头,可也不想看着公司倒闭啊!

更重要的是,她绝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受辱!

纪海洋兄妹,真是欺人太甚!

“谁说公司会倒闭?”

而就在这时,一道冷笑声忽然从旁边响起。

陈天龙抱着小妞妞走了上来。

看到正主儿,纪海柔眼中顿时涌现出怨恨的神色!

纪海洋森冷地道:“只要我让胡总解约,纪秋水的公司倒闭只是时间问题!”

“是么?”

陈天龙冷冷地道。

“难道不是?”

纪海洋冷笑道:“回头我再让银行经理把秋水广告缺钱的事儿,在圈内传一传,还有哪家公司愿意和纪秋水合作?我保证,谁也救不了她!”

“谁都救不了?”

陈天龙讥讽道:“那三大集团救得了吗?”

“嗤!”

此言一出,纪海洋顿时嗤笑出声!

“三大集团,那是江南市商业巨头,会瞧得上这么一个快要破产的广告公司?陈天龙,你以为你是谁,还想请三大集团出手?”

周围员工们也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那个男人,就是纪总的丈夫吗?那个消失了五年的流浪汉?”

“他也太能吹了吧,三大集团都敢提?!”

“这种废物男人,只会让纪总丢脸……”

纪秋水顿时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纪峰和刘桂兰也怨愤地看向陈天龙。

这个该死的废物,五年前出现一次,给他们一家带来了无尽的屈辱!

五年后再次出现,依旧只能给他们带来屈辱!

这种人,怎么配当他们的女婿?

刘桂兰神色怨恨,忽然上前一步,想要说些难听的话。

“滴滴!”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汽车鸣笛声忽然响起!

足足八辆百万级进口豪车,骤然横在了公司门口!

一群西装革履,气场十足的商业精英,从车上下来,并大踏步走了进来!

见到这一幕,屋内众人顿时震惊且疑惑地挑起眉头!

这般派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只是,他们来这么一家小小的广告公司做什么?

这群商业精英里,领头的是一个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男人。

“请问,哪一位是纪秋水纪小姐?”

随着金丝框眼镜男开口,愣神的众人终于反应了过来。

这些人……是来找纪秋水的?

“我……我是!”

纪秋水也回过神来,有些意外地道:“请问您是?”

“纪小姐,您好。”

眼镜男上前一步,微笑道:“我是毛凯集团董事长助理——何凯旋。”

说着,何凯旋拿出一份文件,继续道:

“据我司市场部调查,贵公司的专业能力,很符合我司的合作标准。”

“这是一份合作文件,如果纪小姐觉得没问题,随时可以签约。”

呼!

此言一出,场间顿时哗然一片!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请您【手机微信扫一扫】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赞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阅读,很方便!
9小时前
殇不起
20548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12小时前
我爱一条柴
19046
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关注公众号了,看起来很方便,下面有阅读记录,我已经看了一大半,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4300
我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最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乄囍
3788
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22小时前
孙不笑
2685
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1536
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1169
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775
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视剧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